莫妮卡和Eric的對決……..
在以翻天覆地的方式宣示行動後,

莫妮卡和Eric 終於見面了。

約了我和「阿GOGO」一起。



悶了好幾天的氣,在看到Eric的第一眼時,有了宣洩的出口,

狠狠的捶了他肩膀一拳,

好脾氣的Eric,只是笑一笑好玩的敲敲我的頭,無言相偕進入餐廳。

沒法子敲回去,他比我高20公分 。

想不起來,他在長高的時候,我在幹什麼!

令人驚訝的是,之前歇斯底里的莫妮卡,

已恢復她一貫優雅冷靜的態勢。

女強人就是不一樣,甘拜下風。



場面平和客套的很詭異,讓我不想說話,

埋頭專心的對付眼前的牛排,

今天不吃素,那會跟圍事的情緒不搭ㄍㄚ。

阿GOGO主導了整場氣氛。

他是我們這一段班的「阿哥」,口才麻利的很,

莫妮卡開了閘口,把控訴委屈全一股腦的講了,

什麼婚姻契約、安心婚、格差婚…..她的退讓和用心良苦…..

聽的我頭昏腦脹,名堂這麼多??…..

局勢一面倒,像蹺蹺板!



斜眼偷瞄坐在旁邊的Eric,怎不辯解?

靠,比我吃的還?心!

踢了他一?,真想把沙拉抹在他臉上順便幫他刮鬍子!

應該約在眷村裡的籃球場,以前ㄑㄧㄠ〞事情都這樣,

不過莫妮卡的妝,肯定會被太陽曬花掉。



成人的世界堆砌了文明,多了一堆章法,凡事面子裡子全不能失,

快意恩仇的事反不能明目張膽的做了!

使力過頭,會被形容成野蠻….

但不見血的傷,不也是一種暴力嗎?



當我們全瞪著他,要他講清楚說明白時,

Eric平緩的開口了:

「我只是想在生命中,用定存的方式,以你的名字開個幸福的戶頭,

一天一天累積快樂的利息,我知道,人生不會在未來的終點線等候,可是愈到後來,發現我開戶的本金根本與你的期待落差太多,溝通到最後變成批判、指責….…,

***********…」

開了口,也是一派道理。

哇!不簡單哩,說好多,記不起來,

待會兒一定要問他,那裡悟到的人生哲理,

我不想用結婚開戶,我只需要開釋!



莫妮卡眼眶泛紅的看著Eric,不再搶話,但忍得很不甘心的樣子,

說真的,我沒耐心經歷談判過程,

我只想搞清楚九月份的婚期會不會如期舉行??

可這婚到底結了有沒有意思?

不結,怎麼收場?

想到兩邊的家長,我還真頭皮發麻!

我不知道「阿哥」是否同我一樣,

最起碼,把兩個人給拉出來面對面了。

選在氣氛幽靜的餐廳碰頭,

至少會為了顧及形象不會有太戲劇的抗爭行動吧?!

桌上的刀叉水杯,我控管的很好呢!

至少「阿哥」在場,是最讓人放心的保證。

談判令人疲憊,相愛容易相處難,

結婚,真的有夠麻煩,

公証不行嗎?



半玩笑的提醒這一對「金童玉女」,想「婚」可以,

不准像李敖和胡茵夢,結了婚又閃電離婚,還打官司,

宣布決定,我的禮金要開本票,三個月之後再兌現,

莫妮卡和Eric的對決,

復合收場!

恭喜囉!

我會認真開始存錢..包紅包!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olbinljup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